您的位置: 邢台资讯网 > 科技

移动藏经阁 第七百五十八章 怪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7:07

移动藏经阁 第七百五十八章 怪手

在黑龙护法抓住那个红色手臂的时候,红色手臂突然抓住黑龙护法的脖子。

这本该没有任何生命的手臂,突然生这种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白晨的反应最快,猛的抓住红色手臂的手腕,可是这个红色手臂的力量,居然不在白晨之下,白晨眼见这红色手臂,几乎要将黑龙护法捏断脖子。

白晨一把抓住红色手臂的其中一根手指,用力一掰,红色手臂似乎能够感觉到痛楚。

在白晨掰断其中一根指头的瞬间,红色手臂也松开了黑龙护法的脖子。

黑龙护法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脸色更是惊怒交加。

谁能想的到,这怪异的红色手臂,居然会有这种意外生。

红色手臂在松开黑龙护法的同时,突然抓住白晨的手掌。

白晨更是惊疑不定,这手臂不像是断臂,更像是长在一个看不到的人身上一样,双方十指紧扣的僵持着。

白晨无法靠自己的力量赢过对方,对方也无法赢过白晨。

两条手臂的力量,处于伯仲之间。

不过白晨毕竟是完整的一个人,而对方只是一条手臂,白晨的手掌突然爆射出一道火光,那红色手臂立刻感觉到痛楚,慌乱的松开白晨的手掌。

白晨则是直接抓住红色手臂的手腕处,红色手臂一阵捞空后,便颓然的放弃了挣扎。

所有人都露出惊疑之色,这可能是他们这辈子所遇到的,最为奇怪的事情。

一个具有着生命力的手臂!

而且在这挂了千百年。依然还‘活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能够回答的上来这个问题。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莫名的问题。

白晨看着手中的红色手臂。虽然在心中询问魔方,可是魔方也不能回答的上来。

“好吧,现在就谈一谈这个手臂的归属问题。”

白晨看了眼慕容秋水,又看了眼阿古齐兰。

显然,两人都认为,这手臂应该是属于她们的,而不是对方。

“这一定是我们五毒教的,我不许别人染指。而且这也关乎到我们五毒教反攻十万大山的成败。”阿古齐兰倔强的説道,同时眼睛蒙朦胧的看着白晨:“哥哥,你説是不是。”

白晨摸了摸鼻子,又看向慕容秋水:“我师父説过,让我进来收走这东西,我就必须按照我师父的遗愿,将这手臂收走,而且这条手臂邪异非常,落在旁人手中,必然是个祸害。”

“你説这是你的就是你的啊?”阿古齐兰腮帮子气的鼓鼓的。分毫不让的説道。

“你説这是你们五毒教的,不也是无凭无据吗?”

慕容秋水虽然不会如阿古齐兰那样卖萌。可是却也是用坚定的目光看着白晨。

白晨头痛了,这手心手背都是肉,现在他也不好偏袒谁。

偏偏这条手臂,对于双方来説

,都是不能放弃的。

如若是其他的东西,白晨还能给某一方一些好处,让他们主动放弃。

可是这条手臂却是无法替代的,一个是师命难违,一个又关乎整个苗岭。

“按説这是你们两人自家的事情,我本不该插手,不过既然你们都是我的朋友,那么我也不能袖手旁观,这条手臂对于你们两人来説,都是至关重要的,谁也不能放弃,那么我就出个主意,你们自己参考一下,看看是否同意。”

“哥,你説吧,我听你的。”阿古齐兰抱着白晨的手臂,却是极力的卖好。

“小白,我也听你的。”慕容秋水瞥了眼阿古齐兰,轻轻哼了声。

“你师父只説要收回这东西,却没説什么时候……而五毒教这次去往十万大山,又少不得这条手臂,所以我説,先把这手臂借给五毒教,在五毒教用完之后,再还给慈航静斋,毕竟这条手臂,这样双方都不至于损失什么,保证彼此的利益,又不伤了和气……你们看如何?”

“好,我同意。”阿古齐兰小脸蛋贴着白晨的臂膀,满脸笑嘻嘻的説道。

这手臂这么古怪,如若不是事关重大,她还真不稀罕,等用完了这手臂,谁爱要谁要。

慕容秋水思量半饷,看着白晨道:“好,小白,我相信你。”

慕容秋水这话説的也很有水准,她的话中意思就是説,不相信阿古齐兰或者是五毒教。

也就是説,到时候白晨必须负责把手臂归还给慈航静斋。

锁着怪手的锁链虽然也算是精工打造,不过终归还是挡不住众人,最终,白晨将怪手连着链条扯下来。

白晨则是主动的承担起负责携带怪手的任务,毕竟这怪手实在是太危险了。

除了白晨之外,没有人敢随身携带。

众人出了洞窟,便看到墓穴中,绝心正坐在地上,几个弟子都围着月夕。

白晨连忙上前,绝心让开一个位置,白晨坐了下来。

翻开伤口处,创口血肉模糊,白晨的脸色略微凝重。

月夕的伤势不轻,若是在外面,白晨倒也不担心,可是此地本就是荒郊墓穴中,手上的药草和工具都不足。

“谁身上有小刀?”白晨看了眼众人。

最后阿古齐兰掏出一把小刀来,白晨只能就地施救。

绝心疑惑的看着白晨,拿一把小刀施救?

她实在是弄不明白,白晨打的什么主意。

众人都围在白晨和月夕的周围,看看他要做什么。

白晨摸了摸刀锋,够锋利!

白晨轻轻一划,将创口又打开一条逢。

“你做什么?”绝心要推开白晨。

白晨连忙拉住绝心的手:“别紧张……那颗石子还在月夕的肚子里,必须取出来……而且月夕的肠子被打穿了……”

众人的脸色都非常的紧张。内脏受创。一直都是最严重的伤势。甚至比起筋脉受损还要严重。

因为筋脉受损,还能通过内力修复,可是内脏受创,那绝对是致命的。

除非是修为高深到一定境界,真气流通周身,不然的话,几乎就等于掉了半条命。

白晨将手伸入月夕的伤口,在一阵摸索后。终于找到了那颗石子。

众人都看到,月夕的内脏,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白晨却是拿出针线,这些针线是白晨随身携带的,本身就比较方便携带,而且一些外伤与简单的救治,都能够用到针线,并且针还可以涌来针灸刺穴。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便看到白晨的双手开始变得模糊,针、线和小刀在白晨的手中。便像是活了一般,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血花四溅。白晨用极致的度将受创的肠子缝合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月夕昨晚到现在,都没有进食,肚子里空空如也,所以并没有其他的一些残渣泄漏出来,也给白晨带来了不少便利。

短短的三刻钟的时间,众人看到了白晨如何的救人,不……应该説是看到了他是如何表演一场极致的医术。

绝心一直都沉默不言,默默的看着白晨救治自己的弟子,从最初的不解,到后来的惊奇,再到现在的不敢置信。

刚才还奄奄一息的月夕,此刻呼吸已经趋于平稳,虽然气息还很不弱,可是却很顺畅。

内腹缝合上后,白晨再将创口缝合上,最后喂了一颗丹药后,这才松了口气。

“你把月夕的肠子逢了针,那那些丝线就留在她体内了?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白晨笑了笑:“放心吧,那些丝线是特殊的材质制成的,对身体不会有影响,而且过上一段时间,就会自行溶解在体内,至于这外面伤口的丝线,需要五天左右才能拆线,这五天的时间里,月夕不能吃任何东西,只能喝少量的水。”

“月夕现在的身体这么虚弱,不吃东西怎么行?”绝心担忧的説道。

“这是几个丹药,每天午时给月夕服用一颗,切记……不可胡乱吃东西,虽然我已经缝合了肠子,可是若是随意的吃东西,很容易造成感染,到时候就更麻烦了。”

“好吧……我明白了。”

“把那个棺材盖搬过来,把月夕放在上面,乌赫,让你的人抬她出去,尽量轻手轻脚。”白晨説道。

棺材盖也是纯金的,所以异常的沉重,好在乌赫的人手不少,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月夕扶上棺材盖。

“对了……白龙在外面布置了武阵……”乌赫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毕竟先前他们是敌非友,只是此刻投诚了,如果因为先前的布置而被迁怒,那就太冤枉了。

绝心看了眼白晨,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就凭那个白龙的武阵造诣,莫説眼前这个怪物般的人物,就算是自己,都能够破的了。

而后在入口处的时候,当那些武阵在白晨和绝心的面前,就像是豆腐渣一样破解的时候,乌赫才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出了墓穴后,众人便去镇子上,以乌赫的势力,想包下一家客栈自然是不难。

为了保险起见,白晨还是决定留下来照看月夕两日,同时也为了让绝心安心。

白晨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将背后包裹着的怪手丢在地上,那怪手一触及地面,立刻如螃蟹一样,在地上溜的便要逃。

白晨一脚踩怪手上,然后拿出云珊火书。

白晨翻开云珊火书,却现其中是以摩诃文记载。

“咦?”未完待续。。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张雄勃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地址在哪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杨博华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具体地址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刘亚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