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邢台资讯网 > 星座

超凡贵族 第140 推波助澜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0:26

超凡贵族 第140 推波助澜

维克领南端的金水河岸足有30公里长,四千多只蚁人游荡在河滩上,远远看着显得特别稀疏。可一旦河滩上发生战斗,这些蚁人就像闻到血的饿狼,蜂拥而至。维克多站在高岗上目睹了十几起蚁人追击鱼人的事件。不过,它们的追击大多是徒劳的,那些鱼人趁蚁群不注意的时候,抓住一只蚁人就往河里拖。等蚁群聚过来的时候,鱼人已经带着俘虏逃回了汹涌的河水中,水花翻滚,蚁人的绿血便涌出了水面。蚁群只能在河滩上无奈的嘶鸣。

鱼人充满智慧的游击战术颠覆了维克多对它们的认知,他惊奇的问道:“这些鱼人什么时候开始采取这种策略的?”

“您离开领地以后,这些鱼人和蚁群狠狠地打了两仗,大约一千多头鱼人被杀,蚁群的损失也不小,有两只蚁人首领直接撤出了领地。然后,这些鱼人就开始偷袭蚁人,一直持续到现在。要不了多久,鱼人还会对蚁群发动攻击。这些小怪物是出了名的固执。”纳尔森嘿嘿地笑着。

鱼人丑陋的脑袋在金水河的波涛中时隐时现并用凶狠的目光盯着河岸上的蚁群,它们显然不会放过这些入侵者。

维克多莞尔道:“纳尔森,你不觉得这些鱼人很可爱吗?”

纳尔森一愣,随即又哈哈大笑。如果不是这些鱼人拖住了蚁群,维克多领的紫蔗恐怕已经被蚁人啃干净了。鱼人用生命保护了宝贵的紫蔗资源,从这一点上来说,它们确实很可爱。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就帮鱼人朋友一把,让它们再和蚁人好好打一仗。”维克多对旁边的雷诺问道:“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雷诺点头道:“按您的吩咐,都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行动吧。”维克多跳上了狗车,当他看到纳尔森穿着沉重的铠甲也跳上了另一辆狗车时,忍不住问道,“纳尔森,你穿着铠甲不觉得累吗?”

纳尔森把精铁胸甲拍的砰砰响,意气风发地说道:“大人,这点重量算不上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累!”

维克多嘴角抽搐了一下,纳尔森坐在狗车上确实不会觉得累,累的是拉他的那只战獒。好吧,这点份量对战獒来说不算什么,但把自己装到铁罐头里难道真的不热吗?最终维克多还是没有问这个问题,反正纳尔森的答案肯定是不热,昨天他就是这么回答的。

没过多久,维克多一行人就到了目的地。这是一处茂密的小树林。树林外面,几百只蚁人正卖力的啃噬着成片的紫蔗。沙沙声中,三米高的紫蔗不断俯倒,维克多和纳尔森对望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怒火。

“多尼,坑挖好了吗?”维克多向一名灵猴民兵问道。

民兵多尼指着不远处的土坑答道:“大人,已经挖好了,十米深。”

两米见方的土坑足有十米深,底部铺满了羊角花的叶子。土坑边上有两个木桶,里面装满了绿色的糊状物

,刺鼻的气味让维克多皱了皱眉,“这些草药的防腐效力有多长时间?”

“可以保证尸体三十天内不变质。不过,对蚁人是不是有效,还不能确定。”多尼老老实实地说道。

维克多点点头,正准备说话,却听到纳尔森的声音,“大人,真的要牺牲这些大狗吗?它们很强大也很忠诚,是值得信赖的伙伴。”

十只战獒并排坐在地上,纳尔森摸着它们的脑袋,要牺牲这些强大的凶暴动物,让他痛惜不已。眼见如此,维克多叹道:“蚁人首领是白银阶的怪物,我们要杀白银怪物,怎么可能没有牺牲?这些战獒都是用秘药培育出来的,它们不能生育,寿命很短,而且食量太大,目前我们还养不活这么多的战獒。”

“大人,这些战獒的实力和凶暴豺狼人差不多,就这么牺牲掉,太可惜了。反正领地里到处都是野猪,养活它们应该没问题!要不,让我去试试?有战獒在旁边牵制,我肯定行的!”纳尔森捏着两把新战斧,跃跃欲试。

“你再修炼三个月,把灵猴秘形练成了还差不多!”瞪了纳尔森一眼,维克多又说道:“别看领地里的野猪多,战獒要不了几个月就能把它们吃光,那才可惜!”

“大人,野猪会破坏庄稼,它们死光了才好。这有什么可惜的?”纳尔森不解地问道,在佣兵团窘迫的时候,他们甚至接过清剿野猪的任务。

维克多有些头疼,战獒是标准的凶暴动物模版,而一只凶暴动物需要至少100平方公里以上的领地才能保证拥有充沛的食物。饲养过多的战獒只会破坏领地的动物资源。维克多不准备向纳尔森解释什么是环保,什么是可持续性发展道路,他只是说:“野猪对我很有用,领地开始重建的时候,我准备大量饲养野猪。”

挠了挠自己的精铁头盔,纳尔森有些纳闷,人类国度中没有人会饲养野猪,因为领主们不喜欢肥腻的猪肉。

维克多大人说有用就肯定很有用,他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财富。想到这里,纳尔森不再纠结,反而有些兴奋和期待。

“开始吧!”

维克多一声令下,一只雄壮的战獒咆哮着扑向了紫蔗林中的蚁群,在它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咬死了最外围的两只蚁人,挑衅地狂吠几身,转头向河滩的方向跑去。

反应过来的蚁群发出刺耳的嘶鸣,黑压压的朝满身绿血的战獒猛追,转瞬就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蚁人首领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蚁人首领转了转脑袋,慢条斯理地准备离开。又有只战獒蹿了出去,鬃毛乍起,龇着森冷锋利的獠牙,拦住了蚁人首领的去路。

蚁人首领看了看牛犊大小的战獒,经过一番评估,它确信眼前的这只野兽没有猎杀的价值,于是继续向前走去。

战獒绿油油的眼珠变成血红色,皮毛下的肌肉高高隆起,整个身体都大了一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蚁人首领的身后,狠狠地咬住它的一只后腿,猛地向后拖拽,锋利的獠牙与甲壳激烈摩擦,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吱嘎嘎声,终究还是没能咬碎蚁人首领坚韧的甲胄。

蚁人首领被巨大的力量拖了一个趔趄,顿时大怒。剑齿虎不会捕食老鼠,但不代表被老鼠咬了也不会发怒。蚁人首领抬起后腿向战獒踏了下去,它要把这头不自量力的野兽踩成肉泥。

“砰”

蚁人首领一脚踏空,后腿深深地陷入四分五裂的泥土中。嗜血状态下的战獒速度何等之快,它躲过致命的践踏,又在蚁人首领的腿上啃了一口。再此受到挑衅,蚁人首领由大怒变成了狂怒,拔出后腿转身向战獒追过去。

白银阶的蚁人首领撒开四条腿,速度达到了20米每秒,不过,它还是追不上开启嗜血的战獒。于是,这只强大凶残的怪物追着战獒满场乱跑,战獒也不跑远,就带着蚁人首领在这片区域中兜圈子。

十分钟后,嗜血状态终于结束了,战獒犹如漏了气的气球,饱满的身体瘪了下来,速度瞬间慢了一大截。蚁人首领猛扑过去,抓住了虚弱的战獒,然后它将这个讨厌的动物扯成了两段。

发出一声志得意满的狂嘶,蚁人首领转身要走时,又一只战獒从紫蔗林中钻了出来。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

当蚁人首领杀死第六只战獒后,纳尔森看到战獒的残肢洒落在血泊中,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虑。他向维克多问道:“大人,差不多了吧!?”

维克多对纳尔森的期待不以为意,战獒原本就是用来牺牲的,一只战獒的生产费用是1200金索尔,只要损失不超过十只战獒,那么这次行动就不会亏本。

又过了一会,雷诺走过来向维克多汇报道:“大人,蚁群已经被带到指定位置。”

维克多眼睛一亮,做了一个手势,剩下的三只战獒同时冲向蚁人首领。

趁着蚁人首领与四只战獒纠缠的时候,躲在三百米外的维克多用瑟银重弩射穿了蚁人首领的脑袋,幸存的战獒迅速从垂死反扑的蚁人首领身边逃开。挣扎了好一段时间,蚁人首领最终还是一命呜呼了。

“快!”

战獒拖拽着蚁人首领的尸体,向土坑跑去。几个民兵拎着装满野猪粪便的木桶赶到战场上,用猪粪将蚁人首领的绿血掩盖住。蚁人首领的尸体被丢入深坑,调配好的防腐草药倾倒下去后,民兵将土坑重新填埋。等这一切都做完了,维克多带着所有人离开藏身的树林。

与此同时,靠近河滩的一处山谷,失去蚁人首领的蚁群陷入了混乱,两百多名手持硬弓的灵猴民兵从山丘上向自相残杀的蚁群射出致命的箭矢,几轮射击后,四百多只蚁人尽数横尸在山谷中。灵猴民兵果断的朝领地西侧撤退。

河滩上的蚁群闻到了同类死亡的气息,超过3000只蚁人向山谷冲去。当它们远离河滩以后,金水河中的鱼人扑上了河岸。

就这样,鱼人和蚁群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鄂尔多斯治疗卵巢炎方法
泸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咸宁治疗男科费用
鄂尔多斯治疗卵巢炎费用
泸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